今天也是帅鸽呢咕咕咕

当咸鱼真好啊_(:з」∠)_懒癌晚期不定时更新

【爆豪向】塞壬之歌

跳票多年【?
明明比保健室还要早写的海妖
却在现在写出
四个大长篇之一的海妖终于写出来了
依旧是爆豪胜己主场
有occ
有我流爆豪
有一点点R
只有一点点









朝霞渐渐地变得越来越亮了,小人鱼揭开了帐篷上紫色的帘子,她弯下腰去,在王子漂亮的脸庞上吻了吻,然后把刀子抛向大海,自己也纵身跳入海里,化成了泡沫。
                                                  ——《海的女儿》安徒生

01,
国土西方有一片称为“塞壬之海”的海域,传说这片海域曾有海妖出没,她们用美妙的歌声迷惑路过的人类,在他们靠近后吃了他们,而某处岛屿上堆满了他们的骸骨。

传说只是传说,如今没有人真正见过海妖,没有人真正见过美丽极致的塞壬,只有少数可靠性不高的文字记载。

文字记载:海妖也称为塞壬,均为女性,人首鱼身,攻击性极强,以人类为食,但是生的极美,世界上最美的宝石也不及她们眼睛万分之一迷人。她们拥有美妙的歌喉,会用歌声迷惑人类靠近,然后吃掉他们。她们的鳞片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塞壬之心可以复活任何死去的生物。

啧,无稽之谈。青年强忍住丢掉这本破旧到不小心翼翼就会散架的古书的冲动,他发誓如果不是已经接手了这个任务,就算赏金高到离谱他也不接,什么海妖,什么塞壬,全部都是那些无聊之人的空想罢了。

一想到要为这种事情浪费两个星期整整十四天的时间,他就暴躁得想揍人。

酒馆里的人说什么海妖又出现了,弄得渔人都不敢出渔,因有海妖出没海岸为不详的说法,原本海边的人不管信不信的都陆陆续续搬走了,现在的海边比教堂后的墓地都安静。

动静之大连国王都惊动了,找到国内年纪轻轻就成为最强赏金猎人的他,许诺丰厚的奖赏,希望他在两星期内解决这件事情,让子民重归安乐。

“海妖怎么可能存在,这些人都疯了吗。”走出图书馆的青年咒骂了一句,那种东西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说什么海妖出现了,调查结果显示只是某个疯子的自导自演。

如果真的存在海妖,如果海妖真的和传说中的一样可怕狡猾,那她们根本就不会给人类留下痕迹,更别说传说了。

到达海边他的临时居所,简单的整理后算是做好了暂居的准备,然后听到了挣扎声和细微的呜咽声。

全身警戒地寻声而去,手指按在扳机上随时做好射杀任何下一秒或许会出现的威胁,结果在一个捕鱼装置中找到了声源。

这个生物颠覆了他二十年对海妖存在表示否定的想法。

人类的上半身,鱼类的下半身,美丽的鱼尾轻轻拍打着木质地板。

被捕鱼网牢牢束缚住的海妖在感受到他接近后疯狂挣扎起来,似乎想要快点逃脱,但捕鱼网这个东西本就是越挣扎收的越紧,粗糙的网绳肉眼可见的被血色沾染。

他将枪塞回枪套,掏出小刀。

或许是小刀刺激到了她,她朝他露出了尖牙,竖起身上的鱼鳍,皮肤表面显露出暗红色的诡异纹路,变得血腥狰狞的竖瞳紧紧地盯着他,发出警告般的低吼声。

这个模样倒和那本破书上说的差不多。

如果不是在渔网中,或许他真的会被威胁到,可他知道她只是在虚张声势。

就和他想的那样,她的确在虚张声势,被困在这里好几天没有接触水,没有进食,本就没有多少体力的她现在又受了伤,加上她本就没有伤人的想法,她的危险指数怕是都比不过这里的一块木板。

爆豪胜己轻而易举地接近了她,看着刀锋逐渐逼近自己的海妖拼尽全力用还能活动的尾巴打落了他手上的刀刃。

他预料到了她的奋力一搏,却低估了她的力度。这把刀很锋利也很顺手,是他父母在得知他想成为最棒的赏金猎人后送他的礼物,他一直都很悉心地保养和打磨,可以说这把刀见证了他成为自己最想成为的人。

却没想到这把刀会有一天伤到自己。

脸颊的刺痛和温热的感觉清楚明白地告诉他,自己被划伤了。

他抹掉脸上流下的鲜血,怒视海妖,却看到她一脸错愕地看着他,更准确的说是他的伤口,那副凶狠的样子一瞬间消失,就像个做错事的普通小姑娘。

搞笑,明明被伤到的人是他,怎么她倒先哭起来了,弄得他像个坏人一样。

他走过去捡起了刀,重新走到海妖身边,然后蹲了下去。

海妖的听力显然是不差,鱼鳍般的耳朵一直对他的动作有反应,在他把玩着刀走进后更是由微垂变成了完全垂下,紧紧贴着已变得干燥的褐红色长发。

她一脸心死莫大于哀的表情,在他对她举起刀刃的时候闭上了眼睛,听之任之,不再反抗。

猜想中的疼痛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身上束缚的消失,她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将她横抱起,一步步走向海洋。

与她微凉的身体不同,这名救她的人类男子身上很温暖,这是她自有意识以来第一次直面接触热源。

她居住在海水的深处,那里黑暗又冰冷,塞壬告诉她不能靠近人类,人类是自私又贪婪的生物,一旦被他们发现她们存在,他们就会拔下她的鳞片,刨开她的胸膛挖出她的心。

美丽的女妖点点她的鼻尖,告诉她还有一种东西更为致命,那种东西比人类还要可怕,它就像会上瘾的毒药一样让你沉溺其中,逐渐蚕食你的心,吞噬你的理智。

女妖没有告诉她那种东西的名称,而是要她保证远离人类,这样就能永远安全。

谈起那个东西时的塞壬十分悲伤,比阳光下的海面还要美丽夺目的双眼布满哀伤,她抱住她,说她希望她永远都不要明白这个东西。

这个人类和塞壬对她描述的不一样,他没有拔下她的鳞片,也没有剖开她的胸膛取出她的心。他也没有描述中的那样面目可憎,相反,他长得很好看,比她最喜欢的那个珊瑚丛还要好看。

海水治愈了她身上的擦伤,也治愈了她因缺水而干裂的肌肤。

爆豪抹了一把脸颊发痒的伤口,打算回屋解决晚餐,然而身后不断传来扑腾的水声,就好像在引起他的注意让他回头。

被烦到不行的爆豪回过了头,歪头看着他的海妖见自己成功地引起他的注意,兴奋地一下扎入水中又露出头,身后的尾巴不断地拍击水面,激起不少水花。

“干嘛。”他一出口就后悔了,海妖肯定听不懂人类的语言,他说这话有什么意思。

她游近他把她放生的木桥,乍一看与人类并无二致的手朝他招了招,似乎想让他低下头。

爆豪并不明白她让他低下头是为了什么,或许是没有敌意的表示友好,或许和破书上写的那样是想吃他,如果是后者,那么他会在她咬向他喉咙的前一秒用刀刺进她的胸膛。

大海咸湿的气味充满了他的鼻腔,脸颊冰凉的柔软触感让他罕见地愣了神。

美丽的海妖给了他一个亲吻。

他愣神的表情使她很高兴,又一头扎入水中,巨大的鱼尾激起点点水珠溅到了他脸上。

他下意识摸向被亲的地方,那里的伤口已经消失,只留下已经干涸的一点血液。

爆豪抬头看向海妖游去的方向,刚好撞上她冒出水面,感应到他的目光的她回过头对上他的目光,浅粉色的唇抿起,然后没入水中消失不见。

那本书有一点写对了,她的确拥有一双宝石也比不上万分之一美丽的眼睛。

02,
当门口出现一条半死不活的鲨鱼后,爆豪终于忍不住暴躁的性子冲到海边吼道:“给老子出来!老子知道你在!”

扑腾的水声由远及近,熟悉的头从水中冒出,莹白明亮的眸因被呼唤而开心地睁圆,直到触及到他因愤怒而猩红的眼睛送来的目光,受到惊吓般瑟缩了回去。

又是这幅样子。

明明困扰的是他,她却先露出了一副可怜的样子,自己倒成了反派。

初次接触人类的海妖并不明白为何这个人类不接受她的礼物,一开始是深水中的珊瑚,然后是巨蚌的珍珠。这些都是她觉得最好的礼物,但在远处看了半天,这个人类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关门走了。

思索了半天,或许这个人类和她的塞壬姐姐一样不喜欢这些看起来好看的东西,就去捕杀了一条刚好路过的鲨鱼作为礼物。

她的确得到了回应,不过是充满怒气的回应。

为什么不喜欢呢?她把她能想到的最好的东西给了他,为什么他会生气呢?

她躲在石头后面抚摸自己的尾巴,阳光的照耀下鱼尾折射出七彩的光芒,仿佛雨后初晴的景色。

她想起来了,还有一个她最喜欢的没有送!

就在爆豪坐在门口想着怎么处置边上那条奄奄一息的鲨鱼时,水面从远处漾开的波纹告诉他,那个给他带来烦恼的海妖来了。

她小心翼翼地探出头,以为他没有发现,悄声游近,伸出手把一个小东西放在他身边。

爆豪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手,摸起来和人类的肌肤也没有什么差别,无非是湿了点。

被捉住手的海妖愣在了原地,呆头呆脑的样子逗笑了他。

“蠢死了。”

海妖听不懂他的话,但好歹也是高智生物,从他的面部表情能看出他的大致想法,明白他在笑她。虽然不开心被取笑,但至少他高兴了。

算了,原谅你。她撇了撇嘴。

“你给我这个干嘛?”他没有放开她的手,她的行踪太难以掌握,水中的游行速度极快,又容易受惊,此刻抓住她不问,下次警惕性更高,怕是更难抓。

她这次给他的是一片鱼鳞,这片鱼鳞比他以往见过的都大很多,也美丽很多,蓝绿色的鳞片即便在暗处也熠熠生辉,就好像本来就会发光。

她见抽不回手,认命一般叽叽咕咕说了半天,像在向他解释什么,看他皱着眉头保持疑惑不解的表情,才想起来他听不懂她的话。

海妖垂头丧气的模样让他感觉无比烦躁,当着她面捡过鱼鳞放进自己的口袋,然后指了指另一边的鲨鱼。

“你把这个收回去。”他松开了手。

拿回主动权的海妖看了看那头鲨鱼,大眼睛滴溜地转了下,游到那边,索性上了岸。

在看到海妖变成攻击状态手撕了鲨鱼后,爆豪内心受到极大震撼,长得弱不经风,凶狠起来和他以前猎杀过的狮子差不多。

眼尖的他瞧见她尾巴秃了一块,那里没有鳞片,软肉直接暴露在空气,上面还有一道浅浅的伤痕。他马上就想到了口袋里那片鳞片,伸手摸上她扬起的尾鳍。

他早该想到尾鳍会是海妖的敏感点,她又是个易受惊的性子。

手臂上被鱼尾刮开的伤口不断渗着血,透过木板滴到大海,与海水融为一体。

发觉自己伤到他的海妖露出了第一次伤到他时的表情,跳回海中洗净鲨鱼的血,她神色紧张地回到他那边,不敢和他对视。

“只是小伤。”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安慰她。

她冰凉的皮肤接触到他总会使他冷到汗毛竖起,她身上也太凉了些,就跟个冰块一样。

海妖吻上他的伤口,覆盖住伤口的浅光消失后,它也一并消失。

所以那天她吻了他。

她只是在给他治疗自己弄开的伤口。爆豪胜己也不知道他在失望什么,粗鲁地收回手臂。

察觉到他不开心,海妖识趣地迅速消失在水中。

他再看刚刚那头鲨鱼,现在已经被剥皮拆骨,切好的肉放在鱼皮上,内脏与骨头堆在一起,分得干干净净。

他想礼物都收了,她应该不会来了。

这样也好,她也安全。他不知道那本破书上对海妖形容的正确性,但按目前看来,那本破书上写的几乎都在放屁,她的确充满危险性,却也十分善良,甚至有点傻,和书上说的狡猾狠毒完全不一样。

当然也可能是她特殊。

可是她的确和书中说的不一样,若换了旁人,很可能在第一次见到她就将她剖膛取心。

那些荒唐的说法会要了她的命。

而且比起用“海妖”称呼她,他觉得童话故事里的“美人鱼”,这样的称呼更适合她。当然他是不会说出前一个字的。

次日,她果然没有出现。

爆豪胜己坐在岸边翻阅带来的书,他知道这会是很无聊的半个月,就带了很多书。前几天他已经把这里逛遍,这里唯一的异常就是那条人鱼,现在她也走了,他只要熬过这段时间保证她不会再来就行。

这天他坐在港口的木桥上一边吃午饭一边看书,边上传来轻微的水声,他心想不是吧,回过头就看到一双明亮的眼睛,和她露出水面的一截尾鳍。

“你怎么又来了。”他否认他有点高兴。

人鱼这次没有被他吓到,而是抖抖鳍状的耳朵,靠得更近了些,好奇地看着他。

“我想见你。”她将胳膊搭在木板上,用人类的语言对他说,声音轻柔动听。

03,
“那本书在放屁!”

“我不吃人!人又不好吃!”

“我唱我的歌怎么就迷惑人了!神经病啊!”

少女气愤地捶着木板,身后美丽的鱼尾疯狂拍着水面,激起不少水花。

“靠!给老子停下!老子书都湿了!”

学会人类语言后的人鱼几乎时时刻刻都粘着青年,好奇地问他关于人类和陆地上的事情,比如用脚走路是什么感觉,森林是什么样的,穿那么多衣服就不会不舒服什么的。

“你好烦啊。”他粗暴地掐了一把她的脸,得到“好痛快放手”的回应后才松开手,过白的皮肤留下两个醒目的指印。

“姐姐不让我靠近人类,她说人类都是骗子,又骗心又骗命,”她坐在他身边,揉着自己的脸颊口齿不清地说。

“那你还接近我。”他白她一眼,手中翻了一页。

“嗯……我觉得你和她说的不一样,而且长的很好看!”人鱼生活的地方与世隔绝,并不懂人类的常识,便很大胆地抱住他,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喜欢,身后的尾巴轻轻甩动,“真的,你比珊瑚丛还好看。”

不看下半身,忽视她的攻击状态,她就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傻丫头,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会直接说出来,就像现在这样,裸着的上半身直接靠在他身上,他的胳膊轻易地就能触到被头发遮住的某处柔软。脖颈和后背这样明显的弱点也暴露在他面前,只是几天而已,她就这么信他?

“这是哪门子的比喻,傻子。”他合上书本,抵着她靠上的额头把和她的距离拉开,“你身上冷死了,别靠过来。”

“不要!”她又缠了上来,这回抱住了他的腰,腹部可以明显感受到她胸前的柔软,“你身上超暖和!”

明明看起来也不大,却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

“你还不回水里去吗!”爆豪狠狠地揉了一把她已经干燥的头发。

“超过五天不接触水才会死,我好歹还有一半是人,”她耳朵抖了一下。

“你不吃人那你吃什么?”

“骨头少的鱼,骨头多挑起来太麻烦了。”

“姐姐有时会去陆地捉兔子给我吃,她烤的肉很好吃。”

“姐姐?人鱼不是不能上陆地吗?”

“我姐姐上岸就变成人了,”说到这里,人鱼的表情看起来很难过,“我们成年了就可以拥有双腿,回到水中再变成鱼尾。”

“去年我成年了,可是我怎么样都不能有腿。”

“我也想和他们一样去人类世界看看。”

爆豪沉默了一下,捂住她的眼睛,说:“人类的世界没你想得那么好。”

在得知爆豪是猎人后的人鱼脸上露出丝毫不加掩饰的失望,说什么怎么不是王子啊,这样她就能和他结婚了。

听到“结婚”这个词,爆豪被呛了一下,骂她知道结婚什么意思吗就乱说,而且王子怎么了,老子比那个娘娘腔厉害多了。

人鱼眨了眨眼睛,说美人鱼不就是和王子结婚吗?

那是人鱼公主,他又狠狠掐了一把她的脸,你又不是公主。

“那你要和我结婚吗?”她仰着脸问。

“……你是鱼的记忆吗???”

“为什么不能结婚?”

“……你是人鱼,老子是人,我们物种都不一样。”

“可是爱丽儿和王子最后也在一起了呀!”

“你不是真的喜欢上我了吧?”爆豪哂笑道。

“我喜欢你呀,我没说假喜欢啊,喜欢还能是假的?”人鱼用疑惑的表情看他,非常认真地说。她的眼睛本就生的极美,如此近距离的对视真的让他有点心痒。

“而且彼得说,亲过了就得结婚,”她看起来有些委屈,“我都亲了你两次了。”

“……彼得是谁?”

“教我人类语言的大哥哥!他长得也很好看,蓝色的眼睛就和大海一样!”说到这个“彼得”,她兴奋地鱼尾都在身后甩动。

爆豪心底没由来的一阵恼火,刚刚还说喜欢他,现在又当着他的面说别人好看,所以说才说她是傻子,还说结婚,神经!

“不过,还是你最好看。”说着人鱼在他脸上吧唧一口。

爆豪给了她一个暴栗,不顾她反对暴力的抗议别过脸,通红的耳根则出卖了主人此刻的心思。

十四天过的飞快,最后一天人鱼比以往乖巧,不给他捣蛋也不再问他天马行空的问题,她说最后希望他能陪她去个地方。

那个地方在陆地上,是她姐姐在她成年那天送她的礼物。

人鱼抱起来比她看上去轻很多,他原本以为她的鱼尾会有好几杆枪那么重,却没想到可以轻松抱起她。

她所说的地方是一处隐蔽的山洞,靠近海岸,藏得太好以致没有找的方法就很难发现。山洞里也有水,她说可以直通大海,她姐姐就是这样带她来的,也不怕被人类发现。

她坐在湖中央的石块上,银白的双眼凝视着他:“人之子,请允许我给予你祝福。”

他刚想吐槽她今天是不是脑子不太正常,怎么说话文绉绉的,恶心死了,下一秒她闭上眼,轻声哼唱起他听不懂的歌谣。

她的确拥有美妙动听的歌喉,之前她一直不肯唱给他听,他还取笑她肯定是唱歌不好听不然怎么不唱歌,她气得喷了他一脸水,说人鱼的歌声才不会随随便便给人听到。

却没想到现在她会唱给他听。

轻柔婉转的歌声似乎引起了其他生物的共鸣,浅蓝色的光自水底溢出,光点漂浮在空气中,在接触到石壁上的花苞后,花瓣迅速绽开,从花蕊中诞生出更多的光点。

我们的歌声用来祝福旅人旅途平安,她说,却因为一些用歌声诅咒人类的同类而被后世扭曲成所有的海妖都会迷惑人心。

我们会再见吗?她问他。

我不想再见到你,他回答,你太烦人了。

这次人鱼没有生气,没有朝他喷水,只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对他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没入水中消失了。

爆豪胜己离开的那天和他来的那天一样冷清,就好像那条美丽的人鱼只是他在这里的一个梦,一个被那本破书烦死而做的梦。那时绑着她的渔网已经被他丢掉了,她在这里的一切痕迹都被他小心抹掉,就和他之前想的一样,一旦她被那群无知的人发现,等待她的绝对不是童话书中的友好对待。

他记得她就行了。

他将鳞片做成一个项链,贴身戴着,就像她还在他身边。

人鱼和人不能在一起。

因为她不是爱丽儿,他也不是王子,她的父亲不是海神,他的父亲不是国王。

他和她只能到此为止。

对她来说自己只是一个友好一些的人类,时间久了,她就会忘记他,而他或许也会放下她,再年长些,或许娶一个温柔贤淑的妻子,养几个孩子,孩子长大后结婚,老了的他再看孙子长大。

而她会永远年轻下去。

说不定他的后代还能见到她,那他就要好好教训他的后代们,如果在海边遇到一个褐红色头发傻得要死的人鱼,不要吓她,她是很容易受惊的类型。

把东西都放上车后,他想再去那个地方看看。

白天的山洞比起昨晚的幽静,显得更萧条些。不过比起这个,石头后面荡开的波纹更能引起他的注意。

“出来。”

“……你不是不想再看见我吗。”尽管她在尽力克制,声音还是在抖。

“……出来。”

“我才不要,我现在好烦,你快走……!”她揉着双眼的双手被一股大力分开,惊得睁大双眼,青年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面前。

“你哭的丑死了。”他说。

她吸了吸鼻子,说她才没有哭。

“你来干嘛。”

“我来和你结婚。”说罢,青年俯身吻上人鱼。

去他妈的常理。

04,
尾椎处爬上的一阵阵酥麻感几乎要将她淹没,本能想逃开身下不断刺激她的东西,腰却被对方狠狠按住,像在惩罚她想逃的想法一般,他加重了顶弄的力道,次次都顶到最深处。

胯|下被自己干着的是自己喜欢的人,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事了。

他粗喘着气,俯身亲吻此刻被干得意识不清的爱人,将液体一滴不剩地全灌入她体内。

他突然就有些明白酒馆里劝他找女人的大叔的想法。做真的很爽,特别是看自己的女人被自己干得双眼发红,可怜巴巴的样子,和上半身因为受不了试图推开他,祈求他出去,下面却紧紧咬着他不放的样子。

昏睡过去的她也不忘抱着他,把头埋在他胸口的样子太过可爱,如果不是怕她明天早上跟他闹别扭,他想再按着她做一次。

在那个山洞,他吻了她,然后她鱼尾上的鳞片一片片剥落,浅蓝色的光消失后,她变成了人类。初为人身的她不会用双腿走路,要倚仗他才能保持平衡。他便在那时夺走了她的初夜,反正她是他的人,这是迟早的事,他只是稍微提前了一点时间。

他问她知道结婚后夫妻要做什么吗,她摇了摇头,然后他将毫无防备的她摁在他脱下的衣服上,轻轻咬着她的耳垂,分开她还未习惯的双腿,告诉她他现在就教她。

进去的时候她哭得很厉害,还在他肩膀上留了一个带血的牙印。事后他在他背上发现不少爪痕。不过她身上也没好到哪里去,每一寸肌肤都被他留下属于他的痕迹,他也是第一次,不太能控制力度,导致她的腰部和大腿根还留下了明显的红印。

拥有人腿的人鱼失去了嗓音,她无法再开口说话,他们之间的交流全靠纸笔和默契。家庭医生说她的声带没有问题,生理上完全正常。

那就是心理上的问题。收拾完医用器具的医生说。

对于她的身世,爆豪对外的说法是在海边捡来的,是一艘沉没的外来船只的幸存者,受惊过度导致失忆。

现在对外身份是他的未婚妻。

至于调查海妖的事情,爆豪对海妖存在表示否定。他可没说谎,的确没有海妖,只有一条蠢的要死的人鱼,现在人鱼已经是他的人了,连人鱼也没了。

褪去人鱼身份的她少了几分妖冶的邪气,多了几分花季少女应有的清纯和羞涩,她的眼睛还是很好看,发现感兴趣的东西会熠熠生辉。

她非常聪明,很快就适应了人类生活,就是字还是写得很难看,还是很怕渔网之类的东西。

爆豪对女孩子该有什么东西一窍不通,为此还专门打了一趟电话给老妈,得知儿子有未婚妻后的光己太太喜大普奔,丢下老公连夜赶了过来,刚巧遇上急得满头大汗,打算出门抓医生上门的爆豪胜己。

“臭小子长本事了,连老妈都不叫了?”

“老太婆你来得正好!”

被自己儿子抓到二楼卧室的光己一头雾水,直到她看到床单上的血迹。那个小姑娘蹲在床的角落,羞得脸颊绯红,露出的肩膀浅红色的痕迹依稀可见。

她撇了一眼傻儿子扣得乱七八糟的衬衫纽扣,把他推了出去,说:“正常的事情,你先出去。”

“可……!”话还没说完大门就被自家老妈一下关上,差点砸在他脸上。

一觉醒来发现床单一片血,她马上就意识到是自己月事来临,然而她一动身边的爆豪就醒了,看到这滩血惊得赶紧把她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找到出血源更是脸都白了一度,说着马上出去抓医生回来让她待着别动,拦都拦不住。

还是人鱼的时候她也会来月事,但没有这么多,这一天的出血量就够她两个月的月事总量了,原来人类女性这么累的啊。

光己在电话里就听儿子反复强调他的未婚妻是个非常容易受惊的害羞性子,如今一看还真的是,也不知道那个臭小子是怎么把人家骗到手的。

表明自己身份后,那个小姑娘脸更红了,甚至惊到哭出来。不过她倒真的很好安抚,摸摸头抱一下就不哭了,领着她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带血的床单就丢给门外的傻儿子,让他扔掉。

“她真的没事?”扔完回来的爆豪还是有些担心,是不是自己要得太过分了。

“所以才叫你好好了解女孩子!生理课白上了吗!”光己气得给了他一记,“女孩子每个月都会有的月事罢了,那么急干嘛!”

“知道自己过分了就收着点,人家柔柔弱弱一个女孩子哪里经得起你这样每天折腾。”

少见爆豪被压制成这个样子,她用崇拜的眼光看着光己,这位人类女性太厉害了!

光己是爆豪胜己的母亲,她知道她儿子和这个小姑娘的认识绝对不像他说的那样简单,他只要一撒谎,她马上就能辨认出来。

于是爆豪胜己坦白了。

是个很荒唐的故事,但她知道她儿子没有骗她。光己太太看了看模样乖巧的小姑娘,然后给了她一个抱抱。

她失去声音,远离海洋,选择和她儿子在一起。

这对她一定不容易。

有时候她也会怀念以前还是人鱼的日子,自己在珊瑚丛里和不认识的鱼追来追去,躲在珊瑚球后吓经过的鱼群,怀念自己一击就能打晕鲨鱼的鱼尾,怀念自己美丽的鱼鳞,怀念塞壬给她编的头发,怀念自己的声音。

但是人类世界也很好,比海洋热闹,比海洋暖和,而且还有他,他身上的温度让她上瘾,他的一切都让她上瘾。教她走路的时候也是,他一脸不耐烦地骂她怎么这么笨,却很耐心的护着她随时做好抱住她的准备。

在海边时他会一脸不耐烦地回答自己提出的各种问题,得知银器会使她致死后再也没带过银器,现在家里也依旧没有银器。

他一度以为她怕火,都不肯让她靠近灶台,即使后来她再三表示,自己虽然是鱼,但是用火还是很六的根本不怕火,他也只让她切菜,用火的事还是他来。

你打算什么时候给人家名分。光己问他。

爆豪说他巴不得马上让她入籍,免得每次带她出去都被那群臭男人用那样的目光看,可是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没有名字怎么入籍。

结婚必须要有双方的名字,没有名字就结不了婚。

然后他想起来她和他说过她有个姐姐,不过这个姐姐不喜欢人类。

那你平常叫人家什么?光己又问。

爆豪沉默。他一直都是直接过去抱住她,或者她抱过来,他和她说话都是说内容,她也从没和他提过这个问题。

光己一脸恨铁不成钢,说:“看来人家是真的喜欢你,不然早甩了你了。珍惜点!”

“她本来就喜欢我!”爆豪理直气壮,“珍惜还要你说!”

人鱼是高智生物,是海洋中凶猛的捕食者,她肯定明白自身弱点的暴露是何等愚蠢的行为,而这个傻子不但毫无顾忌的对他露出后背和脖颈,还傻乎乎地和他说银器会杀死她。

她到底有没有脑子?

他知道自己表情很凶,性格别扭,脾气暴躁,可他没有必要为了让人喜欢去改变自己,他们不喜欢他就不喜欢,他又不在乎。

他之前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更何况结婚。他说不来情话,不会哄女孩,而那些个女人要么总是哭哭唧唧,要么一个劲地卖弄自己,或者就是被家里宠坏了矫情得要死,看着就烦人。

她也朝他哭唧唧,她还很任性,一生气就朝他喷水,毫无顾忌地将他惹毛,又在他真的生气时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反倒他自己成了恶人。想什么就说什么,想要什么会直接说出来,能交换就交换,不能交换她就为拿不到而自己难过一会,然后继续找他扯皮。

她从来没要求他改变过什么,她觉得他脾气很差,但她很喜欢他,她说他好看,好看所以脾气差也没关系。

你这么肤浅的嘛。他那时这么对她说。

人鱼努努嘴,说我就这样,要你管。

她从没要求过他顺着她,他却总会下意识地顺着她,他捉弄她,她生气了也就气一下,很快就会自己调整过来,继续黏在他身边。

光己说作为一个女孩子衣服太少了,带着她买了不少衣服。

她本就生的好看,仔细打扮后更是吸引眼球,感受到四面八方投来的视线后,她更是羞得抱着他的胳膊不肯放开。

期间也有胆子很大的青年直接向她求婚,每到这时爆豪就会用极其凶恶的表情告诉他,她是他老婆,赶紧滚。

但面前这个人不一样。

罩着黑色长袍的女人摘下兜帽,露出一双碧色的竖瞳,美丽极致的脸庞不食烟火,举手投足间透出风情万种。

然后她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森白的尖牙。

05,
百年前的这里有三位海妖,最年长的叫塞壬,她拥有最美的脸庞和最出色的歌喉,她深爱着自己的两个妹妹,为她们梳头编发,与她们一同狩猎鱼群,过着与人类友好和平的生活。

直到最小的妹妹救了一个落水的人类并与他相恋,自此她们的生活天翻地覆。

那名人类是个贪慕虚荣的人,得知国王的女儿重病,国王放出治好公主的病就能成为下一任国王的消息,为了成为人上人拜托清苦的日子,他诱骗海妖吞下被糖果包裹的银球,破开她的胸膛取出心脏,献给了国王。

痛失爱妹的塞壬决定报复,却没想另一个妹妹沉不住气,不知人类的凶恶,莽撞行事,死在已成为国王的人渣所雇来猎人的枪下。

巨大的悲怆和愤恨几乎要将她击垮,还有几个月就是妹妹们的生日,她费尽心思为她们弄来的生日礼物还被她藏在珊瑚里,却再也等不到取出的时候了。

塞壬恨那个男人的无情,也恨自己的无能,她沉默在海底三十年,等待机会复仇。

终于,她杀了那个人渣,将他的灵魂困于深海,让他生生世世饱受折磨与苦痛。

猎人的枪口对着殿堂上一身黑袍的美丽女人。

“我记得你,你也带走我一个妹妹。”

被仇恨扭曲心理的女人脸上挂着笑容,红唇吐出的却是残忍极致的话语:“你也逃不掉。”

“你记得你逝去的妻子最喜欢的童话是《海的女儿》。”

“既然如此,就让你们的女儿圆了她的梦吧。”

塞壬对猎人最爱的小女儿下了诅咒,诅咒她变成猎人最恨的海妖,她会像《海的女儿》里面的美人鱼一样爱上一个人类,化为泡沫回归大海。

破解的方法只有一个。

塞壬将一把匕首放在人鱼手心,爱怜地摸着她的长发,用动听的声音诱惑着她:“只要你把它刺进他的胸膛,诅咒就会解除了。”

“它很锋利,只要够快,不会给他造成过多痛苦的。”

“不用紧张,像你猎杀鲨鱼那样就可以,甚至比那还要容易。”

刀冰冷的手感如同塞壬冰冷的心。

她不想死,不想化为泡沫,这个世界她才刚刚接触到,她想去看烟花,想去花园,想骑马,她想把所有没做过的事做一遍。

人鱼细细看着躺在身旁熟睡的爱人,睡着的爆豪没有醒着的凶恶表情,完美遗传母亲美貌的脸此刻完全显露在她面前,安静不设防的睡颜就像没长大的孩子。

匕首就在枕头下面,只要她愿意,她可以马上夺走他的性命换回自己的平安。

她轻轻动了一下,细微的动作却弄醒了他。迷迷糊糊醒来的爆豪见她还睁着眼睛,嘀咕了一句“快睡”,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搂紧她腰间的手保持吻她的动作又睡着了。

她舍不得他。

第二天她换上了她最喜欢的裙子,缠着要爆豪带她去他们初遇的海边。嘴上说着麻烦的爆豪还是开车带她去了。

她想和他看日出,于是他们选在晚上出发,开到那就差不多赶上。

她同他坐在曾与他一同待过的木桥,等待那束耀眼温暖的光芒从地平线射出。

“怎么突然想到这里来?”爆豪用毯子将她捂得严严实实。

她朝他笑了一下,在他手心写:这里的景色很好看。

手心痒痒的触感让他下意识握住她的手,她在怔了一下后与他十指相握,脸颊浮起不知是朝霞投下的还是因害羞的粉色。

太可爱了,想亲。

这次她没有害羞地侧过脸躲开他的吻,乖巧不作任何反抗的抱住他,好好地回应他的爱意。

“我爱你。”

爆豪耳边突然响起她失去的声音,这本该是令人高兴的事情,却让他有种不详的预感。

怀中的少女吻了吻他的脸颊,用力推开他,然后带着浅笑跃入海中,在梦一般的朝霞中化为泡沫。










 



















 



“然后呢?妈妈,那个猎人怎么了?”

“他?他难过的哭咯!还哭了好久,嘤嘤嘤的那种哭哦!”

“那人鱼真的和猎人没有在一起吗?太惨了,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不行,妈妈你换个结局!”

“行了臭小子别烦你妈了快睡觉!”青年一把抱起被自家两个儿子缠着讲故事的你,顺便狠狠地瞪了一眼,“你也是,他这么大了还讲什么睡前故事。”

“?爸,我才五岁。”

“闭嘴,少烦我老婆。”

“???爸,你老婆是我妈。”

“烦死了,快睡!”他抱着偷笑的你走了出去,脚步却停在了房门口。

“后来猎人花了六年时间杀了塞壬,取了她的心,复活了困在深海的人鱼,他们就又在一起了,还生了两个不省心的臭小子。”

“爸?”

“故事听完了,快睡!”

“是!!!”

你就是故事里的人鱼。

你的确变成了泡沫,但是你的灵魂还在,只是被困在了深海。爆豪以塞壬的心和你给他的鳞片为媒介复活了你。这六年他从未放弃,找到杀死塞壬方法的同时得到了你的名字,只要你醒来,他就能立刻与你结婚。

他对醒来后的你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来和你结婚”。

 


——————————————————————————————
这里是作者的一点碎碎念
深夜爆肝最后的05章
还是在五章内完结了我开心
还是日常爆数字 并且这文在我文档里放了一个月
才写完出来
可能人就是这样的吧
说好下一篇是末日 简直是放屁
咕咕咕
排版的时候页面一卡一卡的
好烦啊md










评论(21)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