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帅鸽呢咕咕咕

当咸鱼真好啊_(:з」∠)_懒癌晚期不定时更新

在现实中寻求花吐症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标题和文章其实没有过大关系系列
爆豪胜己主场
的沙雕花吐症
和亲友聊天时的突然想法
有她设捏造  没有文笔
ooc归我 

能接受?

来吧朋友↓








      
      
      
      
      
      
      
      
      
      


最近我总能感受到一股视线,虽算不上恶意的,但一直黏在身上真的不是很舒服,偏偏我还找不到来源。

真是想到什么来什么。

迅速抬眼超来源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竟然是班上的老大哥:爆豪胜己。

他的暴脾气是出名的,而且实力强劲,我在体育祭上被他教做人教到怀疑人生。

我这是哪里惹到他了吗???为什么一直看着我???我操|他站起来了!!!等等他不是要走过来吧!!!

上课铃及时地响起救了我的小命,平常我痛恨的音乐声现在听起来竟是如此动听。

我听到他极为不愉快地“啧”了一声,再看去已经回到座位。

警报解除。我长舒一口气。

之后视线偶尔会投过来,但我绝对没再看回去,他也没再有什么找我的意向。

很快就到放学,结束下午的实战学习我几乎累瘫,在更衣室坐了一会儿才回教室。

今天原本轮到我和切岛值日,切岛好像是临时有事,说是拜托了其他人替他。

只希望别是上鸣,不然一边和他扯皮一边打扫卫生我可能要很晚回去。但当我回到教室看到切岛说的替他的人后,我无比希望和上鸣扯皮。

“你在磨蹭什么。”发型同本人脾气一样火爆的爆豪横我一眼,继续拖地。

“对对对不起!!!”大哥不要再轰飞我谢谢!!!

上午留下的英语板书还没擦,麦克老师个子比较高,写在上面的板书我要跳起来才能够得着。

有点气。

被气到的我脱了鞋爬上讲台,终于搞定上面的字。

哈!朕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你这白痴知道自己穿的是裙子吗???”

“!!!”

在后面的爆豪好像突然就瞬移到了我旁边,朝我伸出一只手,表情还是很凶。

“愣着干什么?难道要我抱你下来吗???”

不不不大爷使不得!使不得!!!

不知道是他个性的原因,还是我常年手脚冰凉,他的手握起来很烫,就像捂了一个热水袋。

热度似乎自他掌心传到我脸上,脸上火烧的感觉让我回想起那次高温忘记带防晒伞和防晒衣的痛苦经历。

“喂,别发呆了,你是打算在这里过夜吗。”

“?已经到扫完了吗???”我靠这么快的???闪电侠???

“谁让你磨磨蹭蹭的。”他斜过来的眼神让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在体育祭断过的肋骨隐隐作痛。

在大佬身边走路的感觉并不是很好,更何况这个大佬打断过我两根肋骨,而且我还在比赛时气急败坏地骂过他“魔鬼榴莲头”。

想起他当时的表情我就觉得人生无望,肯定要被他盯上怼了。事实证明我想的没错,体育祭后遇上他的几率大大增加,这还是在我小心再三的前提下。

“你好像很喜欢发呆。”

“!不!那个!我是在想……”我的天老爷我该说些什么!

“想什么?”他朝我这里走了一步,隔一个人的距离突然缩小,惊得我下意识地拿制服包挡在身前,往后退了半步。

他的眉头皱了一下,皱得我心惊胆颤,余光瞟到不远处同学手中的甜品传单,想着他应该会拒绝,大着胆子对他说:“去吃鲷鱼烧吧?”

“?”

“今天我来得太晚了,打扫都是爆豪同学做的,我请你吃鲷鱼烧,学校附近有家店还有限定的奶油味和巧克力味,现在去应该还来得及……”

“……走吧,”他转过头,莫名地看上去很愉悦,“不是说要去买鲷鱼烧吗。”

“……好。”他竟然答应了???难道他是那种意外会喜欢甜食的人吗……天呢刷新世界观。

那家店离学校不远,步行只需要十几分钟,开在学校边上生意也很红火,上次去还是和小梅雨。反正和谁去我都没想过会和这位大哥去。

今天意外地运气很好,到的时候只有两个人在排队,过去的时候刚好轮到我们。店主大叔看到我朝我招了招手,说好久不见,还夸我体育祭上表现得很不错。

我红着脸说没有没有我不是,我只是运气好。

“我去一下,别乱走。”爆豪看着眼机器冒出的蒸汽,好像是想到什么,说完就目的明确的走掉了。

“男朋友?”大叔熟练的在胚上挤上奶油,加了一片芝士,合上机器,朝我眨了一下眼睛。

我连忙摆手说不是我们只是同学,大叔说着他都懂要我好好加油,他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青春真好啊年轻真好啊什么的。

有时候和店主很熟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安堂同学?”穿着同样校服的不认识的男孩子看到我很是兴奋地跑了过来,“没想到可以在这里遇到你。”

“?”你谁?

“啊对不起!我是普通科的,可能你已经没有印象了,入学考试的时候我们在一组,那个时候你救过我……”他站得笔直,不敢与我对视,紧张的满头大汗。

……对不起朋友,我真的没有印象。

“体育祭的时候安堂同学真的很帅气,我……那个……”他偷瞄我一眼,对上我的视线后又迅速移开,支支吾吾的我也不明白他的目的。

不远处有两个学生也在往我们这里看,应该是他的同学,说什么安藤加油你可以的说出来。

“其实我……!”

“喂。”

伴随着身后爆豪声音的是来自我脸颊右侧迸开的冰凉感。

“好冰!!!”我发出一声哀嚎。

“你干嘛???”我捂着脸试图凶恶地瞪他。

“拿着。”他难得心情这么好,天生上扬的眼角带着些许笑意。视线在转到我身后的时候他的表情又变回以往的凶神恶煞。

“诶你是……!安堂同学你在和他交往吗?”爆豪体育祭上的表现显然有巨大的影响,普通科的这位同学在触及到他眼神后明显瑟缩了一下。

“啊!不我……”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他上前一步挡在我身前,猜都不用猜就知道他肯定是一副恶狠狠的表情。

安藤的眼神在我和爆豪之前来回移动,似乎是在消化什么,然后朝我扬起一个阳光的笑容,对我说:“安堂同学,我会努力考进英雄科的。”

“很抱歉今天打扰了你,但我不会放弃的。”他朝我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开。

哦哦少年不错啊!竟然能直面凶恶的爆豪同学!

“啧,”爆豪转过身看我一眼,心情肉眼可见的变差,“你喜欢那个类型的?”

“?”什么玩意???

“加油哦。”大叔在递给我鲷鱼烧的时候这么说了一句。

……有时候和店主熟真的是件很麻烦的事。

二,
最近嗓子不舒服,皮肤也因为熬夜开始变差,老妈说着女孩子一定要打理好自己不由分说地把泡着花茶的杯子塞在了我的制服包里。

幸亏我不讨厌盐渍樱花的味道,不然我宁可咳死我也不喝。

花茶有一点不好,喝着喝着就会喝出花瓣,在我第三次吐出樱花花瓣的时候,我开始思考要不要把花瓣直接吞下去。

“哦哦哦!安堂的嘴里吐出了花!”

我给了一惊一乍的上鸣一拳,这小子肯定又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是花吐吗!花吐症!”

“清醒一点,不然晚上不带你上分。”我笑眯眯地掐住他腰间的软肉,在得到他求饶后满意的收回手。

余光扫到那位暴脾气的老大哥在看这边,在对上我的视线后敲了敲课桌。我疑惑的看向课桌抽屉,我的手机刚好接受到一条未读消息。

社会我豪哥:放学别走,有事找你。

这股浓浓的约架风是怎么回事?是我无意中又得罪他了吗???

我的爆豪的关系算是缓和了一点,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稍微接近一点后我也知道他没有看上去那么凶神恶煞,脾气是差了点但并不是小心眼的人,有空甚至还会辅导我的功课。

就是说话方式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啊爆豪同学。

回复的信息刚发出去,新消息又到了。

社会我豪哥:晚上作业写完拍给我看

我:?所有作业吗???

社会我豪哥:?不然呢

我:好的豪哥 放学请你吃冰

“哦爆豪是遇到什么开心事吗!”

“烦死了,关你什么事!”

“可是你看着手机傻笑诶……难道是在和女朋友聊天吗!!!”切岛亢奋的声音响彻班级。

某种意义来说男生和女生一样八卦呢。

“闭嘴!我才没有傻笑!”

“什么爆豪有女朋友?”

“怪不得找你打游戏你总说没空,原来是有女朋友!!!”

“可恶,为什么爆豪这样的人会先有女朋友啊!”

不出十分钟“爆豪有女朋友”这个消息血洗班级,作为误会的女主角,我选择捂脸保持沉默。

“啊啊啊啊啊你们烦死了!!!再乱说我炸飞你们!!!”

之后便是一阵噼里啪啦的火花声。

今天是爆豪值日,他有事找我,我就得等他做完,不过他动作向来迅速,应该也不需要等太久。

中午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弄脏衬衫,我只能穿着巨热的体育服回去。回教室路上刚好和出门的爆豪遇上,他一边说我怎么这么磨蹭一边把包给我。

我很好奇他留我下来要说的事情是什么,就一直看着他。看着看着,我发现他其实长得不错,只要不皱眉做出那种凶恶的表情,他真的是大帅哥。

“好看吗。”

“好看。”脱口而出后才后知后觉自己一直盯着别人看是何等失礼的事情。

他轻哼了一声,并没有对我失礼的行为表现出一丝生气,甚至有点高兴。

“你找我什么事?”我轻咳了几声掩饰尴尬,是人都喜欢被夸。

他停下脚步,转过来低头看着我。

他本就比我高近一个头,此刻低下头倒是让我看仔细了不少。不过这个距离是不是太近了些,我连他呼出的空气都能感受到。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

“……你是不是得了花吐症?”

“???”什么玩意儿???大哥你还看这种的吗???刷新世界观。

“那大哥你知道ABO吗?”

“???”

“……”打扰了呀。

还好他没追问下去,不然我可能会被这位纯情大哥拉黑,就连上次我和上鸣讨论胸大好还是胸小好都被他用暴怒的怒吼阻止了。

顺便说一句,我喜欢大胸姐姐,百百那样的女孩子是我的理想型。

但如果是我自己的话,还是小胸好,行动方便,还能趴着睡,所以我对自己的size非常满意。

就是个子能在稍微高一点就好了,要求不高,我只想要一米六,只高八公分,不过分吧???

爆豪比我想象的还要平易近人一些,每次都会送我到家,即便是后来的a班聚会,他也没有改变,甚至上门来接我。

等一下,他平易近人过头了吧???仔细想想这根本不符合常理,爆豪不是会这么照顾女生的人,不,或许在他眼里男生女生其实没有什么分别,只有厉害和不厉害之分。

这样……就跟在交往一样。

“交往?”

“噫!!!”不知不觉把心里的话直接说出来了,完了完了我完了,老妈这个性子肯定要审问我半天。

“有男朋友了?是不是送你回家的那个男孩子?”

“不是,没交往,没男朋友。”

“诶——”她眯着眼睛,故意拉长声音,戏谑地说:“我可不相信,就算没交往你多少也对人家有感觉吧?”

“不然怎么会让人家靠你这么近,还和人家一起出去玩。”

“哦哦我想起来了,他是体育祭上那个吧?在他被喝倒彩的时候你很激动呢,很少见你会在公众场合骂人,还比中指。”

那个时候我只是觉得那些观众三观不对,比赛如果要因为性别而区别对待的话为什么不能性别分开,既然是男女混合赛就不要在意男女之分,比赛就是比赛。

如果因为对方是女性就下轻手,那这比赛就根本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

这不公平,对男性还是女性都不公平。

所以我在和切岛的比赛上狠狠地骂了切岛,我以为观众会和切岛一样听进去,事实证明我错了。

所以我非常生气,气到发飙,狠狠地骂了一顿带头起哄的人,也对麦克老师没有好好宣布爆豪是胜者表示了不满。

他是凭自己实力拿到的名额,值得被好好夸赞。

说到底我也不是为了爆豪,我只是为自己对群众抱有期待而生气

不过那个样子真的吓坏了班上不少同学,我还因此在学校出了名,学校论坛还扒出了我初中是不良少女的事。

“喜欢就要和人家好好说哦。”

“啊啊啊啊啊烦死了!!!我打游戏了不要烦我!!!”

三,
在睁开眼看到旋转的天花板三秒后,我起了床,然后摔在了地上,发出好痛的声音。

“40℃,666啊!”没良心的老妈一边甩着温度计嘲笑我,一边拿创可贴贴上我磕破的额头。

“我给你班主任打电话,你再睡会吧,今天我应该可以请到假。”

今天上午有我最不擅长的国语,平常上课都会考不及格,更别说不上课,考试这回真的要GG。

前几天的咳嗽我就应该知道是我皮过头,谁能想到会在大夏天感冒发烧,我也是真够厉害的。

他知道肯定会骂我白痴,这种天气都能发烧。

我是被没良心的老妈摇醒的,她拎我起来吃饭,吃完饭还要喝巨苦无比的咳嗽药。这个时候我很庆幸老妈本人就是医生,不用我去充满刺鼻消毒水气味的医院。

因为我坚决拒绝栓剂,我妈给我买了儿童退烧药,还是橘子味的。

高烧退了又上升,再退,再上升,反反复复,我甚至怀疑我会不会被烧成傻子。

一整天我都昏昏沉沉,一半是药物作用,一半来自我的身体。

保险起见老妈给我请了三天,我不是容易生病的体质,但是一生病就会很严重,就发烧来说,前两天我都会意识不怎么清楚,第一天基本死人一个。

睡了醒,醒了又睡过去,迷迷糊糊间好像有人来看我,脸上有凉凉的感觉,觉得很舒服就蹭了蹭,不想失去这个触感便紧紧地抓住。

醒过来后手里什么也没有,这让我觉得那应该是个梦。

第二天并没有第一天那么虚,但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头还是昏昏沉沉,所幸天花板没有再旋转。

“感觉还好吗?”小梅雨端着药走到我边上,散发苦味的冲剂带着不好喝的颜色,“要好好喝药哦。”

我挪开眼神决定转移话题,“我觉得我还OK,小梅雨是什么时候来的?”

梅雨一如往常善解人意,没有戳穿我不高明的手段,说药还烫可以等会再喝,顺着我的话题说了下去。

“我是刚来的,其实不止我,小爆豪也来了gero。”在梅雨大眼睛的注视下,我总有种被看穿的感觉,“体育祭后你们关系就变得很好呢。”

“还……还行。”我莫名地有些心虚。

“知道小爆豪主动承担你的功课补习,同学们都被吓了一跳,昨天他也来了,不过你一直睡着没醒。”

什么?他昨天也来了???

“爱子阿姨去医院工作了,不过很快就回来,”梅雨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端起那杯充满死亡气息的褐色液体,“再不喝就凉了哦gero。”

“我不喝。”我还没忘掉那个令人死亡的味道。

“不喝药会一直咳嗽的。”梅雨可爱的脸露出为难的表情。

要在平日,梅雨一露出这种表情我马上就会服软,但是可能是生病让我的心理年龄也变小了,我怎么都不肯喝,甚至哭了出来。

“啧,你们在干嘛。”穿着我一时兴起买来的可爱少女围裙的爆豪一脸凶相地开门。

“呜呜呜呜呜我绝对不喝!这药救不了我1551!”我会死的真的!

我把头埋在抱枕上,蜷缩在一起,试图远离梅雨手上那杯药。

我就是咳嗽死,我也绝不喝这个!

隐隐听到爆豪“啧”了一声,然后是一阵离开的脚步声。

我偷瞄了一眼,对上爆豪的目光后又迅速把头埋在抱枕上,他现在坐在刚刚梅雨的位子上,梅雨应该是出去了。

“我不喝。”誓死不喝。

“抬头,我有事问你。”

我没敢动,我怕他骗我喝药。

“啧,我不会骗你的,抬头。”

爆豪从来是说一不二的人,他不会骗我应该就不会骗我,要是他真的骗我我就哭。

爆豪的表情很严肃,严肃得我下意识地面对他正坐。

“那个人是谁?”

“???”

“那个你喜欢的人是谁。”

???????????

“这个时候就不要害羞了吧,你是想死吗?!”

什么这都升级到生命威胁了吗???

我不是没有见过他在班里生气的样子,也不是没有见过他认真的样子,爆豪的表现一直在刷新我对他的认知,体育祭上和我对战时认真的模样真的很帅气,对上他的眼神就会让我不由自主地也充满和他一样的斗志。

可现在他这个表情和体育祭的认真不一样,他想确认的东西不一样。

“那个半边脸?”

……你是说轰吗?不,他不是我的type,我甚至都没怎么和他说过话。

“白痴脸?”

上鸣傻气这个操作狗屎的人,我不打死他就不错了不可能喜欢他的。

“……切岛?”

醒醒,我虽然说过他很可爱但是也只是觉得可爱。

“还是……我?”

说出这话的爆豪表现得意外有些紧张,脸上带着明显的红晕,甚至连带他的耳朵也染的通红。

听到他这话的我大脑一片空白,似乎退掉一些的热度又烧了上去,还弥漫到脸颊,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一下从胸口迸开。

然后就是唇上微凉的柔软触感。

腰间是我的敏感部位,老妈碰到我都会嗷嗷大叫让她放开,可是现在被他抱着我完全没有推开的想法。

如此近距离看不凶的爆豪,无疑是美颜暴击,他真的很好看,眼睛好看,眉毛好看,鼻子也好看,哪里都好看。

上次和他对视的时候他看我就像在看猎物的狼,锐利凶狠,让我头皮发麻,所以之后我尽量避免和他对视。即便是对视,我也是满脑子体育祭打断我两根肋骨的爆豪胜己。

现在的他还是在看我,眼神还是很锐利,眉眼却柔和了许多,看得我心跳加速。这样对视会给我他只有我一人的错觉。

我想我喜欢爆豪胜己。

慢着……不是吧?我还真的会有少女怀春的一天?这天怕是要下红雨。

“这个时候你也发呆吗。”他收紧了圈在我腰间的手,让我完全贴在他身上。

“噫!?”天呢你是不是抱得太紧了?我没穿内衣诶大兄弟!!!我是不是应该开心我穿的不是睡裙而是分体式睡衣???

喉间再次涌上的痒意使我咳成傻逼。

“咳咳咳……”敲里吗,敲里吗!

爆豪倒是一脸错愕地拍着我的背,说这不都亲了吗怎么还没好。

“年轻真好啊,花吐症可是青春的浪漫误会。”房间突然响起的女声好似给我一记重击。

“关系真的很好呢gero。”小梅雨这么说。

花吐症?我看向爆豪,只见他咬牙切齿地说着要宰了上鸣。原来他是误会我得花吐症,怪不得问我暗恋对象是谁……

想想好像还真没错,我又吐花瓣又咳嗽的,那次被花瓣呛到的时候还很惨地咬伤了自己,吐出沾血的花瓣,怎么看都像得了花吐症。

“……你们什么时候在那边的?”我挠挠脸试图让自己的脸不那么红。

“从‘发呆’开始吧?小梅雨我们出去吧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加油哦小子!”走前还煞有其事地关上了门。

“我老妈缺心眼,你不要理她。”我转过头,看到爆豪手里拿着苦的可以杀掉我的那杯液体。

“喝。”

“……苦。”

“我不介意喂你。”他挑了挑眉。

???这么快就熟悉角色了吗爆豪同学!我怎么觉得我自己被心机了?

“会传染。”你确定要喂我?

爆豪哼了一声,真的抬起手,我慌忙阻止:“我喝我喝!大哥别乱来!”

然而在我喝掉这苦掉我半条命的药后,爆豪一脸别扭地说为什么不想他亲我。

“你清醒一点,我还在感冒。”我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他又啧了一声,说了句麻烦,让我躺下好好休息,还要我把手给他。我不明白握手是怎么回事,握手表示友好吗还是干嘛。

他用空着的手撑着头,表情就好像问这个问题的我是傻子一样:“你昨天不是握得很紧吗。”

你走吧,不然我的热度怕是退不掉。

四,
“安堂同学!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略显面熟的男孩子羞涩了脸颊。

“哦哦哦哦哦哦!”上鸣发出了八卦的声音。

是个非常正经的告白,就是地点没有选好,告白选在班级门口这样的公众场合真的好吗?而且……

“你算哪条杂鱼???”腰间突然的大力把我往后拽,然后我的鼻尖就撞上某个火爆老哥的胸膛。

“还好我这鼻子是真的,不然你得赔钱。”我试图抬头,又被他按了回去。

“真不真都是我的人,”他现在的表情肯定很可怕,说话都咬牙切齿,“你来晚了,她已经是我的了。”

“现在滚!”充满气势的回应啊爆豪同学!

不过现在比起那位心受伤又受惊的普通科同学,我觉得班里同学现在的眼神更让我在意。除去知情的小梅雨,就连平日里的无欲无求的轰同学都发出了震惊的“哦!!!!!!”,更何况和我关系好的。

“好狡猾啊你们!交往竟然不公开!”

“可恶交往了也不和我们说,太秘密了吧!”

之类的话炸弹一样在班里噼里啪啦地炸开,切岛他们围着爆豪,女生则在我这里。

算上今天我们也才交往第四天啊朋友们!今天星期一诶,不是一般稳定了才会公开的吗?????

“少烦她。”

“哦哦哦爆豪好护女友!!!”

“闭嘴,白痴脸!”

我向来对恋爱的话题不感兴趣,对这方面经验和知识几乎为零。老妈是说顺其自然顺其自然,像往常一样相处就可以,刚刚开始不用急于靠近。

话是这样说,相处起来完全不一样好吧!

“小爱一起走回家吗?gero~”梅雨总会善解人意地在我困扰的时候出现,摸摸我的头和我聊天,这次也不例外。

“人家有男朋友的肯定一起走了,走吧小梅雨,我们就不在这里当巨大电灯泡了!”还未等我说话,御茶子就推着梅雨,脸上带着揶揄,离开前还对我做了一个打气的手势。

“???”我还什么都没说。

“你们是在针对我吗?”

“是。”上鸣杠精本杠理直气壮地点了头。

“……你等着,我回去上号就把你摁复活点杀。”

“爆豪你管管她!”

“???上鸣你怕是皮卡丘的弟弟皮在痒吧?”说着我想用我的拳头在他可爱的脑袋上轻轻锤几下让他体验一下脑震荡。

如果爆豪没把他赶出去的话。

过近的距离使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他呼出的热气撒在我的皮肤上,属于爆豪胜己的气味彻底包裹住我。

星期天给我补课时我们靠的也很近,那个时候我满脑子都是可怕的国文和请假那几天要补的作业,没有过多在意。

现在不一样。

我和他面对面。

我一紧张就开始胡思乱想,比如还好昨天晚上没有修刘海,现在他应该看不见我的表情,比如他的衣服用的柔顺剂很好闻,出了汗闻起来也不讨厌,比如他在看到我喝完药苦到哭的样子的手足无措其实很可爱,我总会忍不住逗他。

“感冒好了?”他就在我耳边说话,震得我耳根发麻,胸口一阵痒意。

“嗯。”

随后便是一个毫无技术可言充满青涩的吻。

即便如此我还是被他吻得上气不接下气,腿软到只能靠他抱着才不至于摔倒。

我又开始想还好今天涂的唇釉是甜甜的桃子味,不是那支味道难吃盖过颜色好看的唇膏,还有就是他吻技真的好差。

他身上总有一种类似薄荷的味道,我不喜欢薄荷,或许是小时候老妈拿薄荷糖戏弄我是水果糖直接凉哭我的缘由,那种凉凉的感觉总会使我想起那次悲惨经历。

可是他身上的气味我很喜欢,喜欢到想扑进他怀里狠狠吸一口。

事实上我的确这么做了,抱着他的腰把脸埋在他怀里胡乱蹭了一通。

然后我得到了他更大力的回抱。

“回家吧。”他说。

“好。”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里是作者的一些bb:
朋友们 小男孩真好!
只是想写亲亲 然而铺垫花了更多的文字 就很气
下回预告是末日pa普通人爆豪
为什么?
因为我梦到了
不能白费我梦到的剧情!

评论(12)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