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帅鸽呢咕咕咕

当咸鱼真好啊_(:з」∠)_懒癌晚期不定时更新

【文豪野犬乙女向】错过

那篇论坛体的上帝视角

说是上帝视角好像也算不上_(:з」∠)_

ooc有

es泉总客串

ok?

go↓













玻璃窗因里外的温度差蒙上一层白雾,模糊了外面的景象。

横滨的冬天是下雪的,这和她以前住的城市不同。那里的冬天虽然也冷,下雪却是极其罕见,所以在她的记忆中,“雪”只是电视电影上才有的东西。

呼出的热气在空气中形成一片渺小的白雾,不久又消散,就和她现在一样。掏出手机不死心地查看来电记录,翻来翻去还是一样,没有那个人的名字。

我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啊。她苦笑着合上手机。

哥哥本来是留到今天和她一起走的,但被她拒绝了。他是偶像,还有组合的训练,不能陪她任性。话是这么说,她的大半行李还是他先带去了。

嘴上总是损她,心里却总是在关心她,没有血缘关系却格外照顾她,把她当亲妹妹看待,都有这样的家人了还在渴望那个人...到底还是自己奢望过多。

两年前她来到这里,不仅仅因为那个人说是她亲生母亲的旧友,也因为她知道了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对她好是因为对另一个和她有相同遭遇的人心怀愧疚。

不甘自己只是个“替代品”的她决定跟着红叶去了横滨,尝试新生活。她也要成长,不能总依赖他,不能总是给他添麻烦。

濑名泉对她好是因为游木真;尾崎红叶对她好是因为她未曾谋面的生母;其它黑手党成员对她好要么是因为她的外表,要么是因为她是红叶大姐关照的人。

但中也对她好只是因为她是个需要帮助的后辈。

所以她喜欢他。

没有干部架子,没有对她有歪心思,只是作为前辈去关心她,教会她很多东西。

如果因为她的存在而使他困扰,那么她会毫不犹豫地离开。

广播已经喊了三遍她所乘的列车的名字,深呼一口气,擦掉脸上的泪水,她头也不回地走向列车的方向。




















她和他告白是在两个月前的一次聚会上,喝错酒的她很快就醉了,就算这样她的认真他也是看的出来的。

如果只是开玩笑那也就算了,偏偏她是认真的。不为他的地位,也不为他的拥有的物质。

他怕他回应不了她的期待,他是双手沾满鲜血的黑手党,她只是个生母是黑手党的普通女子高中生。所以他拒绝了她,也躲了她一段时间。他甚至有了“只是舍不得这么可爱的脸露出悲伤的表情”这种荒唐的念头。

广津先生在问他对她到底有没有意思时他吓了一跳,就像心思被戳穿了一样,下意识地否认这个说法,说出了“谁会喜欢只有脸的人”这种伤人的话。

话说出口他就后悔了,更别说之后看到她明显僵硬的背影了。

他想追上去道歉,却怎么也找不到她。去她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她的外套还在,便下意识地以为她不在外面,忽略了寒风萧瑟的天台。

找上天台的时候已经晚了,她早就不知所踪。

那天她早退,没有人再见过她。

总有机会向她道歉的。他这么安慰自己,心里却非常不安。

第二天她请了病假,没有来。他曾见过一次她生病的样子,迷迷糊糊的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生病。

她能照顾好自己吗?

他想去看看她,他不放心她一个人生病在家。

被任务拖了两天的他一结束就奔向她家,却发现家里没有人。担心地出门去找她,却看到她和另外的男人手挽手十分亲密地走在一起。

很不甘心。

但是他们看起来很般配。无论是是差了一个头的身高差,还是都很完美的脸,或者是她对他全身心的信任,又或者是挂着嫌弃的表情却还是好好地扶着她的他。

他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对她没有动那种心思,他的眼神不像。他想如果她愿意和他解释,他会毫不犹豫地把她抱紧。习惯了她的主动,忘了考虑她的处境。

她离开的迅速果断,就像她来的突然。

不,是他没有察觉到她的痛苦,没有抓住最后的机会。

那天她穿了和服,红色很衬她的肤色。脸少见的上了妆,遮住了她苍白的脸色。

“以后我不会对您造成任何困扰了。”

就算你继续给我造成困扰,我也不会在意的。

可惜她不会知道了。

——————————————————
年前一把刀

凯旋的活动肝的心累_(:з」∠)_

为了接桃桃回家几近心力交瘁_(:з」∠)_

那么多坑没填还迷上了刀舞,药丸【哭】

本来想写的更多

但发现几乎都是es的

发在文野里影响不好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感谢粉我的小可爱们♥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