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帅鸽呢咕咕咕

当咸鱼真好啊_(:з」∠)_懒癌晚期不定时更新

吉原·花魁·艺妓【未完结】


很久很久以前的花魁脑洞

感觉这篇很意【ni】识【shi】流

有很多东西还没有写出来所以算是未完结

上部以“我”的视角说出她和他的故事

下部是说出我和他的故事

文中的吉原资料来自百度,查得越多越迷茫【碎碎念】

今天也是ooc的一天呢【唉】




雪舞纷飞的夜晚,我和她依偎在一起,似乎暖和得可以无视空气的温度。

“一直,一直在一起吧。”她冻红的脸颊靠在我的肩上,伸出小指微笑着。

我擦掉她不知是因为难过还是因为害怕冻死而溢出的眼泪,勾上她冰凉的小指。

“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我睁开眼睛,惊觉那只是一个梦。

我下意识地看向另一边寻找她的身影,想像小时候在她的调笑下躲进她的被子,入眼却是空无一物的榻榻米。

我不习惯她不在的日子,或许正因为如此,我一次又一次在梦中与她相遇。

十年前为了活下去,我和她卖身于吉原。我和她约定一起活下去,如今却只剩下我一人。

镜中的面容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异常憔悴。曾几何时,我在这面镜子前替她梳发,她在这面镜子前替我上妆点唇。

她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子,无需上妆便精致至极的容貌,一颦一笑魅惑至极,举手投足间是万种风情。

她会成为历来最完美的花魁。游女调教师在看到她第一眼便这么说。

那位调教师没有说错,成年后的她成了吉原最有名的花魁,贵族的青年才俊为了她的一个回眸愿一掷千金。而我,没有和她一样出众的外貌,但凭着三味线和舞姿成了小有名气的艺妓。

虽然是在吉原,但我们生活得很幸福。直到那个男人出现。

那天是一切的起始,在被染成黄昏色的街道上我撞见她和一个男子相会,她脸上洋溢着我从没见过的幸福,明媚灿烂,那样的她格外的耀眼。

如果这样你能更加幸福的话,那么对我而言,就比任何人都要幸福。在替她挡下妈妈桑的询问后,我看着她熠熠生辉的眸子,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她告诉我那个男人叫太宰治。这个名字我知道,他也是我的客人,是少数在看我表演时不对我动手动脚的人。他会微笑着欣赏完我的曲子和舞蹈,在提到她的时候他的表情很温柔,虚假的笑意也真了几分。

在听到她说他会来接她走的时候,我心中又欣喜又担忧,那个时候我还天真地以为那个男人真的会带她走,十分担心他们是否能安全通过吉原唯一的大门。

可是为什么不现在就把你带走呢?我看着她沉溺幸福的样子,这个可怕的念头一闪而过。

她在吉原等啊等啊,等了他一年又一年,我眼睁睁看着她满怀期待的眼睛越来越暗,最后只剩下绝望。

虚幻的誓言和「我一定会等你」同黎明一起幻灭。

尤亚啊尤亚,我该怎么办啊?她俯在我腿上,眼泪打湿了我的衣衫。

我知道,我都知道,都是逢场作戏,都只是逢场作戏,他其实一点都不爱我,他对我的态度和对所有女人的态度都是一样的。

女人啊,听到「我爱你」就会确定自己的生存价值,一听到这句话,就什么都忘了。而吉原这个地方,就是男女互相欺骗的地方。尤亚啊尤亚,离开这里吧,以后不要再回来了。

她睁着哭红的眼睛看着我,拿出一个匣子,里面琳琅满目的珠宝是她这几年的辛苦积累。

一直,一直在一起吧。我擦掉她脸上的泪水,朝她伸出小指,没有接过她的匣子。

她愣愣地看着我,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伏在我身上痛哭。那一刻仿佛回到了从前,只是从前哭的是被责打的我,现在哭的是被伤透的她。

但很快她就调整了态度,变回了那个风情万种的花魁,去见了那些一直执着于她的贵族公子们。迅速的转变让我不安,她看似有神实则晦暗的眸子更让我心惊,我们之间的距离也在被她刻意疏远。

一个月后我被妈妈桑叫了过去,她倚在榻榻米上慵懒地抽着烟斗。瞥到她头上戴着眼熟的珠花,我立马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一个不愿卖身的艺妓怎么可能比得上一个愿意重新接待客人的花魁。

她丢给我一张纸,那是我的卖身契。

接下来你想去哪都是你的事。她对我说。

离开她房间的我顾不得不允许在走廊奔跑的规定,跑向绯的房间。我想问她为什么要怎么做,她明明知道我只想和她在一起,为什么要让我离开她?

但是她永远回答不了我了。

我抱着她失去温暖的身体迷茫地看着她的侧脸。她手里握着那个人送她的绯色花簪,簪体被人为地掰断,断裂处沾着她的血。

她穿着我送给她的紫色和服,那是我用赚到的第一笔钱给她买的,上面绣着她最喜欢的蝴蝶花纹,她说只有在最主要的时候她才会舍得穿。

现在她穿着它死去。

知道她的死讯后吉原的人有的高兴有的悲伤,迷恋她的贵族和武士们叹了几声“红颜薄命”后继续歌舞升平。我留下来继续当我的艺妓,不过与其说是卖艺的艺妓,倒不如说是培养艺妓的年轻老师。

她死后被埋在了净闲寺,我和几个受过她恩惠的新造凑钱给她立了一个碑。碑上只有“绯”这个在吉原的称呼,甚至连她的本名都没有。

吉原最负盛名的花魁,最后也只有这个下场。

我用手指细细描绘碑上仅有的一个字,脸上的液体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我独自一人,孤独一人的,永无止尽地等着,就如同那天约定的那样。

“如果一切都是梦的话……”脱口而出的话被雨打散在潮湿的空气中。






——————————————————
净闲寺是吉原游女死后的归宿,所以净闲寺又称“投入寺”,现在那里也有很多没有墓碑的坟墓【来自百度】

感谢忍着我辣鸡文笔看完的你

有意见不要大意的提出吧,非常感谢

以及再次为自己的辣鸡文笔和人物ooc道歉Orz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