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帅鸽呢咕咕咕

当咸鱼真好啊_(:з」∠)_懒癌晚期不定时更新

【爆豪向】“倒霉日”

今天是万圣节吧?

久违更新一下 发个糖

码了很多但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想发

我流爆豪

ooc我的 爆豪大家的

第一视角   

直女系列















 











今天大概是我的倒霉日。

只是想出门买个饮料,结果门不小心碰上了,这门偏偏还只能从里开,要从外面开只能用钥匙。

没错,我的钥匙放在床头柜上。

而我的备用钥匙放在小梅雨那边,小梅雨今天御茶子她们出去玩了,只能等她们回来。

刚刚发在班群里的消息很快得到了回复,很不凑巧的是大家都不在宿舍,在这炎炎夏日里我也没法蹭空调,只能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静躺,用心理降温法降温。

真的好热呀。

想了想在这里等着没用,我决定完成这次出门的目标,去小卖部买饮料。

不过我今天运气真的好差,想吃的零食卖完了,想买的饮料没有冰的,可乐这种东西,不冰完全就没有灵魂啊!

凑合着买了些水果糖和薯片,路过自动贩卖机的时候看见了里面有想要的饮料,我以为是命运的邂逅,结果拉环的铁皮在我的食指留下一个小但深的伤口,而且饮料还没有拉开。

今日不宜出门。

我打消了去看电影消磨时间的想法。

舔掉伤口渗出的血珠,我看了眼亮了的手机,显示有新消息。

社会我豪哥:老子过来了,你在哪

什么,竟然只有他在吗!现在去电影院还来得及吗???

体育祭和林间合宿让我改变对爆豪的第一印象,他的确是个很善良热心的正直少年,对对手也非常尊重,只是表达情绪和想法的方式和普通人不同,总给人他很恶劣的感觉。

不过就算知道他不是坏家伙,我也不太想单独碰上他。

因为他对我的态度很……emmmmm迷?我完全搞不懂他什么意思,一会儿对我暴跳如雷,一会儿又不耐烦地帮我,我做什么他都能找出点怼我,要不是我打不过他,我早就给他一个“爱的大嘴巴子”了。

哦对,前几天还讽刺我脸圆来着。

哎呀好气啊我真的好想打他,干脆当没看见吧?

不行,消息已经显示已读了。

啊……今天肯定是我的倒霉日吧。

“你拿着手机在这里犯什么蠢,”脸颊侧突地一阵冰凉,“你看到信息就赶紧回啊。”

爆豪今天也去训练了,不愧是爆豪,不愧是第一名,和咸鱼的我完全不一样。

他给了我没买到的饮料,我惊讶的问他怎么找到的,我找了好几圈都没找到,他白了我一眼说是我脸黑,脸白的他一下就找到了。

啧。

因为训练出了不少汗,他带着我回房间后拿了衣服去洗澡,叫我乖乖待在房间里不要乱跑,如果无聊就玩游戏。

请不要用哄小孩的话来教训我靴靴。

说来上次房间比赛的时候爆豪因为睡了没有参加,之后大家也不可能有机会参观他的房间,惊了呀!我竟是参观爆豪房间第一人!

不过这个“奖杯”一点意思也没有。

爆豪的房间干净整洁,利落干脆,很有他的风格,就是我不懂他床上为什么会有一个大兔子,张望了两下确定他还没回来,我伸手戳了两下。

嗯,手感真好,和我家里的小可爱差不多。

“……你在干嘛?”

我ri你是背后灵吗!!!

穿着黑T恤的爆豪顶着擦发巾站在门口,发梢还滴着水。他的眼神就好像突然回来抓到丈夫“偷吃”的老婆,他就是那个被戴绿帽的可怜女人,我是那个辜负他的渣男,这个熊是该死的小三。

他面红耳赤地抓下头上的擦发巾一把甩在了我头上,似恨不得狠狠揍我一顿。

“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

原来我刚刚都把心里话说出来了,爆豪也不是聋子,就算我自言自语的声音很轻,被这个房间放大一下,他还是听得见。

头发因为水的关系被压了下来,以往张扬的弧度也变得柔和,连带着整个人气质都变了。

果然发型是很重要的。

“爆豪同学是想我帮你擦头发吗?可以哦,”我拿下擦发巾,兴致高昂,“毕竟是收留我的恩人啊,帮你擦头发也完全OK哦!”

“你只是对老子的头发不轨吧。”他冷笑着抽回擦发巾。

这么快就暴露了,不愧是爆豪。

他又皱起了眉头,当然我觉得他眉头从来没解开过,目光锁定在擦头巾上某一处,然后定格在我手上。

什么!你已经讨厌我讨厌到嫌弃我摸过的东西了吗?下一秒你是不是要把这块布烧掉!

“手。”

“?”

“少废话,快点!”

我不明所以地伸出手,被他一把抓住,翻过来发现赫然一抹鲜红。原来是那个小伤口又裂开了,我刚刚用它抓过擦发巾,肯定是血沾上被他看到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说?”他又生气了,所以我真的不是很擅长应对这种性格。

我和他说了伤怎么来的,他骂了我一句“白痴就是白痴”,翻开抽屉拿出医药箱,取出酒精和创口贴。

“爆豪同学,小伤而已,我……”话还没说完,被他的一记眼刀截断。

好凶,这个人真的好凶。

他又问我明明有凳子为什么坐在地上,我不敢跟他说是因为我不敢,就回答我喜欢坐地板,反正我也的确喜欢坐地板,这也不算骗他。

他哦了一声,翻出一个坐垫逼我垫着。我是不垫垫子裸坐地板派,但迫于他凶狠的眼神,我还是接下并垫在屁股下面。

他换了块毛巾擦头发,我问要不要帮他把那块沾血的洗掉,他说不用,会自己洗,要我不要捣乱。

不是,我在你心目中到底是怎么一个形象,生活九级残障吗???

“你不是只会打游戏吗?”他这么反问。

“诶——?!在你心里我是只会打游戏的死宅?林间合宿一起做饭的美好时光你竟然都忘了,我好难过。”我夸张地捂着胸口倒在地上,装出超难过的样子。

“那时你只是在边上把胡萝卜切成乱七八糟的大小捣乱吧!”

“我后来也有好好做饭啊!而且哪里是乱七八糟了,我可是很用心地雕出蝴蝶结,爱心和小兔子的!”

“那根本就煮不均匀吧!话说反正会被吃掉为什么还雕成那种样子啊!!!”

“为了高兴!”

“……啊?”

“雕成这样我很开心呀!”

他又把毛巾丢我头上了。

“爆豪你这样会没有女朋友的哦,”我取下头上半湿的毛巾,“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这话就像触及到他逆鳞,他格外粗暴地扯过毛巾夺门而出。

入学以后班里地池面同学经常会收到情书,体育祭之后情书的数量迅速增加,比如某位轰姓同学,他的情书多到叠成山,爆豪也收到过一些,八九不离十是性格原因数目远远不及某位轰姓同学。其实也有胆子大的女生当面告白,但都被爆豪拒绝了。

爆豪同学的自尊心是真的很强。

我等了一个小时他也没回来,在想要不要去给他道歉,结果想着想着,抱着垫子睡着了。

惚间身上被盖上了毛毯,脸上有被轻轻戳的触感。我是很容易被惊醒的人,马上就被弄醒了,刚醒的我向来不爱立刻睁开眼睛,习惯闭着眼睛给身体适应时间,用通俗的说法就是——赖床。

我感到有热源越靠越近,好闻的清爽气味弥漫在我鼻腔。

额头被亲了一下。

意识到这点的我瞬间清醒,好巧不巧对上爆豪那双红色的眼睛。光是对上眼神,便能觉得其中的感情浓烈炙热得要把人烧着,又如春日映着太阳的湖水,柔软如丝,明亮闪耀。

这样的眼神我只在两个人身上看到过,一个是我的母亲,一个是我的父亲,他们看的对象是对方。

这真是吓到我了。

爆豪没有想到我会睁开眼睛,错愕过后便是带着羞耻虚心的耳根炸红,面上也很合时宜地浮起薄红,注意到与我的距离近到一低头就能亲上,连忙后退。

他身后是移过来的椅子,我下意识抓住他不想让他撞上去,结果腿因为坐姿麻了大半,反而自己身子不稳撞进他怀里。

我懵了,看他表情他也懵了。

回过神来的自己脸埋在他胸口,腰间搭着他的一只手。总之,我们现在处于一个非常暧昧的姿势,而且最重要的是,看上去是我主动的。

我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还好出门前喷了止汗露,身上没有什么汗臭味,还有,男人的胸竟然也是软的,惊了。

反应过来的我迅速起身,“咚”的一声直直撞上他的床头柜,痛得我捂头瞬间倒地。

我 撞 我 自 己 !

恭喜「床头柜」拿到一血。

“喂!撞到哪里了?你别不说话啊!你是想急死我吗???”

被撞的地方鼓了一个小包,还好不是很严重,爆豪不信我的说辞,说我撞了一下变傻了不可信,一定要检查。

他手指在我发间轻轻摸索,其实刚刚那一下只是声音响听着吓人,一开始很痛,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爆豪不是傻子摸了这么久他应该也明白。不过比起这个,面前我和爆豪的距离更令我在意。

我和他只剩一个手掌的距离了。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我,检查我伤的手托住了我的后颈,另外一只则撑在我腰与胳膊的缝隙。

我tm也不是傻子,这个场景怎么看都是他在向我索吻,我这还是第一次显示遇到这种情况,游戏里遇到我都是一边啃零食一边喊“666”,轮到自己了还真的感觉不一样。

反正我现在是没有心情喊“666”的,最重要的是我手边没有零食。

唇角柔软的触感加高我脸上的温度,实在无聊才看的少女漫情节没想到发生在现实真的和画的一样让人心动不已。

我现在的表情肯定很蠢,脸上烫的一批,比我发烧时温度都高,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心也乱得乱跳一通,我甚至看到我过世的祖母在向我招手。

完蛋,我要GG。

爆豪是个很有魅力的人,稍微了解一点就能被他的魅力吸引,无论是作为对手还是作为朋友,他都是非常出色的标杆。

青春期总会对异性有些想法,哪怕我这个“万事不如打游戏”的死宅偶尔也会参与班里甜甜的女孩子们的夜聊,谈到爆豪女生们一致认为他万年单身【?】他看上去不像会哄女孩子的人,拒绝女生的表白用的方法也是直得要死。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有人就喜欢他这个类型。我当时是这么说的,我这个直到死的直女都有人坚持不懈,别说爆豪这样优秀的人。

小透说爆豪这么心如止水,是不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这个想法很大胆。

听到的时候我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我觉得爆豪这样事业型的人这个可能性不太大,我宁可相信他和他好兄弟切岛有一腿,我也不信他会有喜欢的人。

太玄幻了。

是我太年轻无知,没考虑到爆豪再优秀也是个普通人,就算有喜欢的人也是非常正常的事。

“你倒是说点什么啊……”热气吹过我的耳朵,他低沉的说话声穿过我的耳膜,弄得我半边身子都快软了,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肯定会说:这声音骚得一批,想太阳。

爆豪的嗓音向来都和他本人的个性一样张扬,有时候可以说是聒噪,以致我没发现这个人还是个能要我命的低音炮。

靠啊,你这是要我说什么,说“想不到你也会是芳心纵火犯”???

亲亲竟然亲在唇角,这比直接亲嘴巴都要让人心神不宁,你为什么这么会玩,你真的是宇直爆豪胜己吗?明明之前遇到可爱女孩子搭讪都是冷漠无视的活该单身成员,怎么现在开了挂一样的撩。


撩??

我竟然觉得他撩???

哦豁要命,我现在看他跟自带滤镜一样,怎么看怎么帅,怎么看怎么好,请问你是什么时候给我灌的迷魂药?

不行不行,这个剧情已经脱离我的掌控,我要出去冷静一下,头脑一热被他美色迷惑到我就真的完蛋了。

“你怎么不经过人家同意就吻人家?”

我发誓我用“人家”不是在撒娇,我的说话习惯里“人家”的意思是“别人”不是指“我”,不过他好像不是这样想。

回答我的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吻。

爆豪的吻出乎意料的温和,甚至可以说是小心翼翼,没有他本人那样鲜明的强势特点,不知不觉就会对他放松警惕。

这下是彻底输给他了,豪哥还是你豪哥。

“你平时不是很能说吗?怎么现在一声不吭。”他使坏一般地压在我身上,撑在我耳边的手摸了摸我的头发。

平时归平时,现在是现在,我的确爱说骚话,但我是个纯情。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真的是个纯情,拉手手都会害羞的那种纯情,毕竟我是看纯肉面不改色,看小清新就疯癫的人。

好气,就这个逗人的语气,我就不信爆豪他不知道。

“你……唔!”刚想出口怼他,就又被他堵了回来。

我看你根本就不打算让老子说话!

爆豪真的是个天才,接吻这种事都学得那么快,这次明显比刚刚那次熟练,人比人气死人,他这么优秀我好惭愧,我身上哪点能被他看上,打游戏的热情吗???

我最厉害的也就是打游戏了,他到底看上我什么。

老子怎么知道,反应过来已经喜欢你了。爆豪给了我一个白眼。

“你这是对喜欢的人的态度吗?嘤嘤嘤我才不要答应你……我错了豪哥有话好好说不要唔!”

你这个人怎么一言不合就亲亲的。

床上的那只大兔兔其实是给我的礼物,但是他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怎么送,就一直放在这里等待时机。

这……

送大玩偶给喜欢的女生,爆豪你这么纯情的吗?有点可爱,心动了。

“你也是会喜欢这种东西的啊。”他看我使劲揉着兔子脸的幼稚行为露出惊奇的表情,仿佛我是切岛那样的硬汉。

“我也是人靴靴,喜欢可爱的东西非常正常。”

他突然靠近我,用手狠狠地揉了几下我的脸。

“那老子喜欢你也很正常。”























————————————————————
游戏真好玩嘻嘻嘻嘻嘻嘻嘻





评论(9)

热度(152)